扶貧故事會 今天來聊聊永和劉秦的那些事

2019-07-03 09:22:38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  臨汾新聞網訊 2017年2月,在永和縣如火如荼開展的脫貧攻堅戰役中,劉秦作為永和縣編辦駐村幫扶工作隊隊員,被派往芝河鎮后桑壁村開展駐村幫扶工作。兩年多的時間里,這個生活于城市,工作于城市,對農村毫不熟悉的小伙子,扎根貧困山村,揮灑青春汗水,從陌生到熟悉,得到了村民的稱贊,贏得了領導的好評,他還獲得全省脫貧攻堅模范個人等榮譽。

  有一種責任叫擔當

  “咱們單位女性多,長期駐村不太方便,男性中其他人年齡又偏大,看你是否能擔當一下,做好單位的駐村幫扶工作。”

  兩年多前,單位領導與劉秦談話后,劉秦沒有與家人商量,就一口應了下來。當時,他家孩子剛過完一周歲生日,尚在襁褓中。答應時,他已經想到了駐村幫扶工作的艱苦和困難。

  劉秦所派駐的后桑壁村位于永和縣城北5公里處,轄前桑壁村、后桑壁村、永義村3個自然村。全村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11戶27人,主要致貧原因為因病、因殘、缺勞力,2016年僅有1戶1人脫貧。當時的脫貧攻堅形勢依然非常嚴峻。

  沒有農村工作經驗的劉秦,任職后迅速進入角色。不懂就學,不會就問。查資料、看文件,進村入戶了解群眾實情,田間地頭熟悉生產勞作。為了順利開展工作,他逐戶登門,詢問致貧原因,了解群眾需求,建立工作臺賬,掌握每戶實情。

  “我扶貧了,你支持我工作也算扶貧了。”因為長期駐村無法回臨汾,劉秦經常這樣勸慰妻子,也得到了妻子的支持,時間長了,妻子也難免會埋怨幾句,劉秦清楚,他虧欠妻子和孩子很多。

  2019年1月,劉秦兩周歲的孩子患流感住院,到醫院時已發展成肺炎。當時正是工作的緊要時期,全縣上下各駐村幫扶隊員“沒有特殊情況不準請假”,劉秦駐村未回家已有兩月之久。當在視頻中看到孩子打著點滴,呼吸急促而粗重,嘴里已經喊不出“爸爸”時,一向堅強的劉秦落淚了。后來,劉秦在一個深夜返回臨汾,在醫院看望了孩子后又連夜返回后桑壁村。

  有一種責任叫擔當,有一種奉獻叫堅守。翻開劉秦的工作日志,他用自己的行動踐行了扉頁上寫下的承諾。

  有一群親戚叫鄉親

  “干著干著,我覺得自己成了村莊的一分子,駐村幫扶不僅是一項工作,也是工作和生活的融合。”劉秦談到駐村幫扶工作時說,“時間長了,村民也不再把我當成工作隊員,成了無話不談的親戚朋友。”

  工作之余,劉秦還是村民的“運輸員”。每次進縣城辦事前,劉秦都會提前給村里人打招呼,告訴大家自己進城的時間。每當離開時,有生產生活需求的村民都會聚集在村口,告訴劉秦需要購買的物品:大到面粉、食用油,小到毛巾、肥皂、醬油、醋、藥品等,劉秦會習慣性地掏出筆記本,記下東家要買的蔬菜,西家讓捎的調料,從城里拉進農村,送到各家各戶村民手中。

  工作中,劉秦積極學習幫扶政策,解決群眾難題,利用每月一次的“永和扶貧日”活動,協調幫扶單位為貧困戶捐贈面粉、油、農藥、化肥等生產生活物資。逢年過節與戰友們一起慰問貧困戶和60歲以上的老年人。針對村里老年人、殘疾人比例較高的問題,多次協調疾控、殘聯等部門開展入戶宣傳、診治活動;劉秦還利用大學所學的營銷學知識,通過網絡、微信等平臺幫貧困戶銷售土雞、土雞蛋、無公害蔬菜等產品,增加了農民收入,也鼓勵了農民積極干事創業。

  做到公平公正才能以理服眾。在一次貧困戶動態調查中,一個戴著金戒指,在永和縣城還有門面房的村民爭著吵著要當貧困戶。劉秦積極調查,了解實情,經過講解貧困戶入選條件仍無效后,予以當面拒絕。這一做法得到了更多村民的擁護,也讓大家知道了劉秦對工作的認真和公正。

  飲水和交通困擾了后桑壁群眾很多年。2017年,劉秦協調交通部門,拓寬、硬化了川口村至永義村12公里的通村路及2.6公里田間路,解決了3個自然村121戶357人出行難的問題。2018年,后桑壁村修建飲水工程實施,分別在3個自然村泉眼處新建了10立方米的清水調節池3處,并完成了上下引水、蓄水池和管道鋪設入戶工程,讓村民用上了自來水。

  劉秦工作的點點滴滴得到了大家的認可,在村民眼里,劉秦不僅是工作隊員,也是后桑壁村民的親戚和朋友。

  有一項任務叫脫貧

  脫貧是劉秦時刻牢記的一項工作任務。

  駐后桑壁村后,劉秦想方設法增加群眾收入。他積極協調發改、電力等有關部門,于2018年幫扶前桑壁、后桑壁2個自然村4戶貧困戶籌資建設了5KW個戶光伏電站和200KW集體光伏電站,所有個戶光伏電站于2018年并網發電,集體光伏也于2018年底并網發電。5年內預計每年每戶可增收5000元,集體經濟每年可增收16萬元。

  “加入合作社,就能享受到合作社的分紅,這是過去連想也不敢想的事情。”后桑壁村貧困戶高蛇虎說,“沒有國家的好政策,連藥也吃不起!”

  高蛇虎患有腦梗,右眼高度近視,左眼患有白內障,他與同樣患病的妻子住在半山坡的土窯洞里,自女兒嫁到霍州后,老兩口的生活成了大難題。駐村幫扶工作隊的隊員與他成了朋友,需要藥了,高蛇虎一說,劉秦和戰友們就會給他捎回來。

  2017年,劉秦協助村委成立了永和縣捷登專業農機合作社,注冊資金100萬元,擁有大小農業機械17套,發展耕地、播種、收割等為一體的專業化農機經營模式,采取“黨支部+合作社+貧困戶”的管理運營機制,讓村民通過資金入股、帶機械入股等方式全程參與合作社運營,覆蓋了本村及鄰村農田1萬余畝,2018年為每戶貧困戶分紅1650元。通過科學規劃、擴大規模,2019年覆蓋耕地預計可達20000余畝,貧困戶分紅將得到進一步提高。

  有一種情緣叫難舍

  2018年初,后桑壁村黨支部被定為軟弱渙散黨組織后,劉秦的心久久不能平靜。

  為了徹底改變后桑壁黨支部的軟弱渙散局面,劉秦與幫扶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及村黨支部一行人,按照黨組織工作要求,想辦法、找差距,謀思路、定措施,制定了后桑壁村黨支部軟弱渙散整頓“四個規范”:即規范支部建設、規范組織活動、規范黨員教育、規范資料管理。結合工作實際,設立了“四戰一體”領導組及職能工作組,集中統籌謀劃、壓實責任、有序推進農村脫貧攻堅、掃黑除惡、軟弱渙散和環境整治等各項工作。在嚴格落實黨員分類管理的基礎上,開展后桑壁支部黨員“3×3”行動:即黨員分3類,服務分3類。在職黨員承諾3件實事、常住黨員承諾3件小事、在外黨員提供3條信息。并率先在芝河鎮成立了黨員先鋒服務隊,切實在各項工作中發揮黨員先鋒模范作用。通過有序實施,后桑壁村黨組織工作得到徹底改變。2018年10月,永和縣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整頓觀摩會在后桑壁村召開,后桑壁村黨支部工作法在全縣得到推廣。

  2019年5月,劉秦調到永和縣委組織部,接替他的是縣編辦的同事宋程亮。雖然離開了相處兩年多的鄉親,但工作的關系并未阻斷他與后桑壁村群眾的聯系。每個月,他至少會去一趟后桑壁村,看看村里的父老鄉親,與駐村幫扶工作隊的同志們交流心得,協調處理力所能及的問題。

  在劉秦的眼里,雖然離開了后桑壁村,但是每次回村他都感覺像是回家。

  記者  張春茂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月宫注册